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fx6677.com dztg888.com fx6677.com 362250.com 0543wz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俏學姐

    一間明亮的房間里,一位身材姣好的美少女,一張美麗動人的小臉蛋。脹紅的臉龐,白玉潔淨的身軀,彎曲高舉的白皙手臂。雪白的背部緊貼著牆面,緊致白皙的雙腿微微地交錯,沒有任何的束縛。不搭調的皮質粗曠項圈,突兀地套在脖子上,與牆上的鐵制铐鏈緊緊相連。少女的身上穿著白色的合身制服,整齊的制服上,工整的繡著,王熏。

    白色的制服,解開的鈕扣,左右兩邊整齊的分開。制服內,是一絲不挂的絕妙女體,豐滿且白皙的乳房挺立於胸前。隨著少女緩慢的呼吸,不斷地微微起伏搖晃,明顯突出的乳尖帶著微微的粉紅。

    少女微閉著雙眼,微微的抖動身軀,從面前望去,白皙潔淨的乳房已微微出汗。緊實平坦的腹部,稀疏細微的陰毛,工整的分布在恥丘上緣。白皙的大腿微微交叠,肉唇上緣依晰可見,粉嫩的陰唇內,稚嫩的兩片花蕊微微地顫動。

    紅潤飽滿的陰唇,堆棧擠壓出軟嫩的肉丘,肉丘上分布著卷曲的細毛,性感妩媚。肉丘內,兩片鮮嫩粉紅的小陰唇薄嫩透明,是得天獨厚的純真顔色,是男人夢寐以求的性愛名器。

    少女的腳尖勉強地附著在地面上,支撐著纖細美豔的軀體。抖動的雙腿微微交叠,不斷地摩擦著大腿內側,纖細敏感的內側,隱藏著神秘誘人的細縫,縫內濕潤黏稠,不斷地湧出濕滑的愛液。

    甯靜的空間,突然一道人影閃過,一位西裝筆挺的型男入門而來。利落的白色的西服,整齊的襯衫西褲,令人爲之一亮的俊俏外表。男人進來后,不發一語,伸出了粗曠的大手,握捏住了少女的豐滿乳房,畫圓圈似地大力的揉搓著。

    隨著男人的揉搓,少女粉嫩的嘴唇自然地發出呻吟聲「嗯……啊……」。

    這男人享受的望著少女,另一只手卻直接地往少女的下半身摸去。微夾的雙腿,已經濕淋淋的肉唇,淫蕩濕潤的下體讓手指感觸到溫暖的體液。

    「嗯……真是敏感……已經濕成這樣。」

    男人抽出濕滑的手指,手指上殘留著少女閃亮亮的淫液。他嗅了嗅帶著愛液的手指,緩慢的放入少女嘴邊,少女害羞的微張粉唇,自然地伸出舌頭,緩慢地舔舐起男人的手指。

    嘴唇與手指的吸吮聲,愛液與口水的舔舐聲,發出了「啧……啧……」的淫蕩聲響。一陣子后,男人更深入地撫摸著少女,一瞬間,男子托起了少女的臀部,自然分開的大腿,明顯的露出白皙透紅的內側。微量稀疏的陰毛與微微開合肉縫,這是令人暈眩的畫面。

    男人凝視許久,雙手便搓揉起少女的屁股,動作間,淫蕩濕潤的下體明顯的曝露,濕淋淋的陰唇與肉穴忽然乍現,淫蕩的肢體充分的裸露。男子再次將手指探入濕潤的嫩穴之中,挑逗摳挖之余,似乎在找尋著甚麽。

    忽然,少女不自主的抖動下體,大腿更是誇張的打開,這時男人緩慢地從少女的肉穴中抽拉出一條細繩,繩子的盡頭是震動已久的按摩器。就在繩索拉出的同時,少女輕呼了一聲「喔……」

    濕潤的肉穴泄出了源源不絕的汁液,沾濕了白皙的大腿與豐滿的蜜臀。此時,男子將手中的按摩器丟在地上,轉身迎向少女的屁股,少女高高地翹起白皙的臀部,再次露出迷人的陰唇肉穴,期待著男子的入侵。

    男子褪去西褲,掏出腫脹的陽具,直接深入那濕淋淋的蜜穴中。溫暖又濕潤的私處,緊致地包覆著男人的陰莖龜頭,男人舒服地抽插,撞擊的肉體接觸,發出了「噗吱……噗吱……」的淫靡聲響。

    「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……學弟……好深……啊啊啊……好深……」

    少女斜著頭,臉上充滿紅暈,嘴里喘息著並發出陣陣地呻吟聲,少女不能自主地扭動身體,不斷地顫動,雙腿時而緊夾時而放松,迎合著男人的下體擺動,顯示少女正享受高潮的沖擊。不久后,男人加快了速度,脹紅的陰莖立即爆發,將溫暖的精液射入了少女體內。? ? 「舒服嗎?刺激?」男人一邊抓捏著少女的乳房一邊問著。

    「是的,學弟。」王熏脹紅著臉,用濕潤的桃花眼望著男人說。

    男人眼神總是那麽溫柔:「淫蕩的學姐,今天妳將成爲我的性愛寵物。」

    男人解開了少女,讓少女趴跪在地上,男人順手拿起了地上的震動棒,一把就塞入少女濕潤的下體。少女的愛液,男人的精液,加上最高強度的震動棒子,讓少女發狂似的呻吟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    此時男人拿出了鐵鏈,直接連接起少女脖子的項圈,然后對著少女說:「把妳淫蕩的屁股翹起來,讓我看看妳那濕潤的下體。」

    男人用手溫柔地撫摸著少女的屁股,忽然間,他拿出了預備的浣腸針筒,瞬間注入了浣腸液進入少女的肛門,被突如其來的外物刺激,少女的菊花瞬間緊縮活塞了起來。

   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完蛋了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只聽到少女持續地哀嚎呻吟著。男人穿好了褲子,拉了拉手中的鐵鏈,就開門往外走去。

     程凡是王熏的學弟,也是這間知名外商公司的業務高手,具有留美的碩士學曆,高大挺拔的外型,不知道迷死多少公司女性,但奇怪的是,程凡身邊卻一直沒有女朋友。

    王熏從留學時期就知道程凡這號人物,也從學校時,就深深迷戀著程凡,礙於學姊的身分,在校時王熏都是以前輩的角色,幫助著程凡。畢業后,王熏想盡辦法幫忙程凡爭取到公司的業務職缺,也在短短一年內幫助程凡升上業務主管,這一帆風順的職涯路程,不知道羨煞多少人。

    但王熏卻不明白,爲什麽程凡總是對她有意無意,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。一天,開完了業務會議,王熏當面自然地交給程凡一個粉色的信封,信封上寫著「程凡親展」,然后王熏低著頭就快步的離開了會議室。

    程凡緩緩地疑惑地打開信封,里面的內容寫著:「程凡,這次的年終舞會,我可是保留著舞伴的位置給你喔,若你再不邀約,可是會遺憾萬千的喔。」信末署名:「王熏」。

    程凡看了看信的內容后,扶了扶眼鏡,「學姐喜歡我?」

    程凡笑了笑,腦中浮現出許多的想法。

    幾天后,完成業務會議后的程凡跟王熏說:「等等妳忙完,可以到我辦公室一下嗎?幫我整理一下業務計劃,就在桌上,我一會就到。」

    「嗯,待會可以,我沒緊急的事要處理。」王熏點了點頭,就走向程凡的辦公室。

    進了辦公室,王熏便開始動手整理,但就在拿取資料時,卻無意發現了夾層內的幾本色情雜志,本來王熏想說幫程凡收好放回抽屜,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去翻了翻。王熏拿起雜志,快速地翻了翻幾本,但就在翻閱的同時,她內心嚇了一跳,因爲手中竟出現了SM的雜志。

    雜志里,個個都是年輕貌美的女孩,有些脖子上套著項圈,有些乳頭上被夾上了夾子,甚至有些被繩索捆綁著白皙的軀體,赤裸裸大辣辣地被人淩辱拍攝著,這些畫面,看的王熏面帶淫媚羞紅了臉。

    身材高挑姣好,面貌細致的王熏,在學校時也是風云人物,早在學生時期就了解男歡女愛的事,也偷嘗過性愛的滋味,但這種圖片還是她第一次看過。

    「程凡怎麽會有這種雜志,難道他有這方面的偏好?」

    王熏一邊想著一邊仍持續的閱讀,看著這些圖文並茂的雜志,王熏內心已興奮不已,連內褲也不自覺地濕透。

    「我的反應怎麽會如此強烈?爲什麽……」她對於自己的反應感到害羞與疑惑。

    當王熏看到這里,內心早已按耐不住,忍不住地把窄裙拉高,手指沿著內褲邊緣,伸進私處,不斷地揉弄陰蒂和刺激陰唇肉縫,也不顧的這是別人的辦公室,一心只想獲得快感與刺激。

    就在王熏即將達到高潮的時候,身后突然有人叫道:「學姐,妳在干什麽?」

    王熏大吃了一驚,下體不自主地收縮,竟然達到了高潮,泄出了溫暖的愛液,淫水順著白皙的大腿,遍布鼠蹊內側。進來的人原來是程凡,他望著衣衫不整又驚慌失措的王熏,她那帶著紅暈美麗的臉頰,和害羞的神情,只見程凡站在那里,一動也不動。

    「學姐,原來妳……這麽……居然在這里……手淫……」程凡望著王熏說。

    「沒……沒有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王熏拼命搖頭想要否認。

    她心想,完了,完了,我的人生毀了,我的人格與自尊……王熏想到這,全身無力的癱坐在地上,恍神地流下眼淚。這時只聽程凡開口:「我不會說出去的,放心,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。」

    王熏腦筋一片空白,她不知爲何,自己剛剛會有如此的行爲,她癡癡的望著程凡,點了點頭,小聲的說:「嗯,拜托,不要告訴任何人,好嗎!」

    程凡轉身緊鎖上辦公室房門,回頭望著王熏及她手邊的雜志,這時程凡終於清楚了來龍去脈。他輕輕扶起癱軟的王熏,輕柔地靠在王熏的耳旁說:「學姐,當我的女人,好嗎?」程凡露出溫暖燦爛的笑容。

    「嗯……」王熏低頭默認。

    被看到如此羞人的景色,王熏也不知如何響應,但程凡一直是她心儀的對象,此時程凡的告白讓王熏更是如釋重負。程凡凝望著王熏,撫摸起王熏的身體,穿著襯衫短裙的王熏,經過程凡的輕撫,不自覺的扭動身軀,露出了白皙勻稱的大腿。

    王熏朦胧的雙眼,半瞇著注視著程凡,望著程凡對她的一舉一動。一瞬間,程凡順手滑入了王熏的胸前,隔著胸衣,搓揉著王熏腫脹的乳房。王熏輕聲的喘息著,緊實的臀部也不自主的扭動著,輕柔的頂觸著程凡的身體。

    受到鼓勵的程凡,一手激動的把王熏的大奶翻出,用力的抓捏,另一手順勢翻起王熏的短裙,拉下潔白純淨但已經濕黏的內褲。王熏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,身體激動的扭曲,喘息聲也開始漸漸急促。

    程凡聽著王熏的呻吟,幻想起王熏自慰時的神韻,用手指激動的搓揉著王熏的下體,程凡一邊感受著王熏濕潤的下體從指尖處傳來,一邊本能的掏出了火熱陰莖,自我陶醉地開始用手套弄。

    王熏望著程凡的自慰,一會兒就伸手握住程凡的陰莖套弄了起來,不一會兒,王熏已主動地引導陰莖至自己的大小陰唇處遊移,裸露的摩插接觸,發出了「滋滋……」的淫靡水聲。

    程凡享受的扭動腰部,感受著飽滿的陰唇與龜頭的摩插,王熏則不規律的扭動,晃動著那淫蕩外翻的大奶,雙手還不自主的往后,撥捏著自己發浪的臀部。程凡見狀,立即激動的插入那濕熱已久的淫穴,抽動著這美麗肉縫。? ? 王熏受到緊迫的刺激,忍不住「嗯啊……」的喊出聲來,放蕩地扭動著屁股,忘情地套動著程凡的大肉棒。而程凡也將雙手緊握著王熏的細腰,用力的,使勁的撞擊那白皙彈性的屁股。

    王熏轉頭望著程凡,雙手忘我地搓揉著自己飽滿的乳房,嘴唇微張,發出輕柔的喘息聲。忽然,程凡感受到王熏的愛液緩緩地流出,滲出了陰道口,沾濕了程凡的大腿內側。

    程凡見狀,伸手深入王熏的肉縫上緣,刺激著王熏的陰蒂。王熏的陰蒂被刺激的腫脹,當程凡用中指搓揉時,因過分刺激,小熏叫喊了出來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此舉動更觸動了程凡的侵略性,使他更虐待的刺激著。

    忽然只見王熏扭曲著身型,看似靜止,但下體不斷的抖動,淫濕的浪穴規律的緊縮律動,愛液順勢流出,覆蓋在程凡的肉棒上。但此時,程凡不但不憐香惜玉,還更用力的持續抽送下體,不斷的加快速度及力道,雙手還緊捏著變型的美臀。

    就在這一刻,程凡膨脹至極點的陰莖,産生了近乎爆裂的歡悅,程凡腦門一片空白,時間就像停止一般,下體已經無法自己,濃稠的精液已射滿了王熏的浪穴。不久后,程凡輕撫著王熏的大腿和臀部,欣賞著這裸露淫靡的畫面,他盯著白稠的精液從王熏那淫蕩的濕穴緩緩流出,流過那腫脹的陰唇,順著大腿內側滑下。

     一位美麗的少女試圖睜開眼睛,虛弱的身體讓自己感到暈眩,當少女嘗試伸手搓揉眼睛之時,卻發現自己的雙手動彈不得。「啊!」王熏一驚,馬上發覺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綁在床腳上,成了個裸露的大字,一絲不挂的雪白軀體,赤裸的呈現。

    「怎麽會這樣!」王熏,望著這碩大的空房驚叫著。

    「醒來了呀!」程凡緩慢地走向王熏,看著赤裸著上身的王熏。

    王熏的內心感到不安,雖然程凡是她心儀的對象,但是這情景,不是她所能想象的,恐懼的內心,讓她的大腦不敢再多加思索。

    「學姐,妳的軀體真是完美,我好久沒這麽爽過了。」程凡溫暖的回應,並同時伸出大手,輕摸著王熏柔軟的雙峰。

    「啊!」一陣電擊般的刺激從乳房傳來,王熏閉緊著雙唇,輕叫了一聲。程凡熟練的愛撫,不輕易放過敏感的王熏,十指並用,更進一步地抓捏著柔軟的大奶。

    王熏心里帶著抵抗,但除了能稍微扭動身軀外,也沒有任何進展,無法擺脫手腳的鎖煉。把玩許久,程凡說道:「想要直接的插入嗎!」王熏聽到「插入」兩字,心里已經有底,雖然和程凡在辦公室已發生過一段性行爲,但被這樣的五花大綁,被強迫地性交,這倒是她的第一次。

    王熏帶著半暈的神情,想象著自己將要被程凡強暴,內心一陣激動。是反抗,是興奮,是激動,還是期待,王熏的大腦已分不清虛實,眼睛無神的望著程凡。

    「學姐請放心,放松心情會讓妳更能感受到快感的。」程凡帶著微笑,走向王熏的嬌軀,盡情地撫弄著她。

  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王熏本能地反抗著,但身體卻漸漸違逆她的意志,迎合著程凡的挑弄。

    王熏從有性行爲以來,男友們的表現也都讓她感到滿意,但這次的刺激,是從未有過的激動,程凡面對著王熏赤裸裸的軀體,仔細地開發著,愛撫著她身上的敏感帶,王熏也只能乖乖地就范,害羞地低頭凝望著程凡,此刻的王熏已不能多想,只覺得一顆心都專注在程凡的雙手與嘴上,當它們遊移到身體的各處,自己的意識就跟隨到該處。

    「啊啊……不……嗯……」王熏嬌喘著,額頭微冒汗珠,雙腿之間已是一片淋漓,一對粉紅的乳尖已經鼓脹得有些疼痛。

    程凡滿意地看著王熏,看著她漸漸地被自己的欲火吞沒,變得更爲豔麗的臉蛋,激凸的乳頭,濕漉漉的下體,王熏不敢想象自己的身體,竟是如此鮮明地回應著程凡的刺激。

    程凡不停地挑逗,伸出兩指「唧」地一聲,兩根手指就沒入了王熏的肉穴里,不偏不倚地玩弄著開合的陰唇,王熏激動地瞪大雙眼,兩腿一陣顫抖,光滑的蜜穴不斷收縮,噴泄出一攤愛液。

    「喔……」王熏偏著頭,緊繃著自己的身體,她早知道自己的身體是非常敏感的,但被淩虐與捆綁奸淫,卻不是自己能想象的到,被這樣的調戲,自己卻不自主的泄了出來。

    程凡一面抽動手指,手掌也一並覆蓋著王熏的陰蒂,他忽輕忽重地按壓著,像畫圈似地磨轉著陰唇肉縫,搞得王熏的小穴不斷地湧出濕黏的愛液,被鎖煉束縛的手腳也興奮地扭動。

    「好濕,好熱,學姐的小穴一定是很想要了。」

    程凡終於玩夠,抽出陰道中的手指,放到王熏的面前,讓她看到手掌上屬於自己的大量淫水。

    「沒有!」王熏脹紅著臉否認著。

    「嗯,是嗎?」程凡並不急著插入,剛剛他自己才用手發泄過一次,程凡並不著急,耐著性子繼續地愛撫著王熏。

    不管王熏再怎麽樣呻吟地說:「不要」他都自顧自地用手指和舌頭,挑撥著王熏的深層欲望,不斷地撩起王熏的性愛需求。

    程凡精準地控制著愛撫的強度,讓王熏的快感不斷地攀升,但就在到達頂峰的最后一刻時,程凡停止了所有動作,這種想要卻得不到的痛苦,帶給王熏極大的沖擊。

    越燃越熾熱的欲火侵蝕著少女的理性,熟悉性愛肉體的王熏,忠實地隨著程凡的把玩而擺動,兩腿之間的床單上已經被她的愛液弄濕了一大片,王熏帶著充滿欲火的雙眼,望著程凡。

    一看到王熏的表情,程凡就知道王熏已不能自己,任憑自己的身軀給他玩弄,王熏持續地呻吟著,而程凡卻仍不斷地對著王熏愛撫,甚至將王熏充沛的淫水塗抹在起伏劇烈的雙峰上。

    「啊……羞死人了……」

    王熏興奮地呻吟起來,王熏淫蕩的氣息聲,讓程凡更是積極地,刺激著王熏饑渴的蜜穴深處,程凡快速地抽插著手指,王熏則像是快要斷氣的人一般,激烈地吞吐每一口氣,雙腿吃力地撐在床上,讓沾滿愛液的臀部完全懸空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快停……停下來……啊……」

    程凡的手指不但沒停,還變本加厲地蹂躏著王熏的私處,忽然,王熏全身一陣顫抖,癱軟在床上,火熱的蜜穴緊夾著程凡的手指,更多的愛液狂泄而出,弄得程凡滿手都是。

  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完蛋了……要……死了……不……啊……」

    王熏急喘著氣息,雙眼迷蒙地看著天花板,她從來不知道區區的手指也能有如此猛烈的高潮,王熏的心中,不自覺地湧起一陣莫名的激動感。

    「舒服吧,就像我說的,要放輕松」

    對於程凡的自問自答,王熏紅著臉不搭腔,她不敢承認自己被淩虐還能被弄到高潮,何況對方還是自己心儀的學弟。

    「還想要吧,現在換妳了」王熏睜開迷蒙的雙眼,本想發問,但程凡的肉棒已放在眼前,就算不問也知道要做甚麽。王熏看著程凡的肉棒,高潮后的余溫陣陣觸動著她的芳心,肉體的需求讓她毫不抵抗地張開櫻唇,不由自主地將程凡的肉棒含了進去。

    「嗯……」嘗到了陰莖與自己淫水的氣味,又讓王熏心慌意亂,她先是覺得害羞,但又期待著這個男人的侵犯。

    「真棒……」程凡舒服地看著王熏,望著這個小美人兒努力地吸吮著自己的寶貝,王熏的吸吮技術非常熟練,幾乎塞滿她整個小嘴的肉棒,在王熏的吞吐之間,進出滑動。不久,王熏再也承受不了程凡的挑逗,那內心的搔癢感,終於讓王熏開口懇求:「我想要……插進來吧……」

    程凡微笑著抽出嘴中的肉棒,輕輕地頂著王熏潮濕饑渴的蜜穴「不要……不要再挑逗我了……我要啊……」? ? 程凡不顧王熏的吶喊,仍自在地磨擦,王熏的陰唇與陰核,忽然,程凡上身跨趴在王熏的身上,下體一沈,肉棒直沒至陰道底部,此刻,王熏能深深地感受到程凡的重量與存在感。

    「啊……」王熏淫叫了一聲,身軀一陣顫抖,期待已久的充實感,讓她有種莫名的慰藉,渾然不覺自己是被捆綁與奸淫。王熏扭著蠻腰,迎合著程凡的抽插進出,王熏淫叫連連,快感急升,若非手腳已被捆綁,早就主動地環抱著程凡的身軀,扭動不已。

    「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好厲害……哦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  王熏全身顫抖,高潮又一次的來臨。程凡深喘著氣息,雙手擠捏著王熏柔軟的乳房,指尖還沿著乳暈的四周,輕柔地畫著圓圈,這樣的刺激讓高潮過后的王熏維持著相當的快感,只見王熏稚嫩的臉龐上,雙目半開半閉,春情蕩漾,一張櫻桃小嘴微微打開,像在懇求更強烈的刺激一般。

    「真是個讓人著迷的小騷貨。」程凡贊歎著。

    「嗯……不要……討厭……」王熏閉著眼睛嬌嗔地發出呻吟聲。

    程凡繼續抽動著肉棒,四處探索著王熏的小穴,忽輕忽重的抽插,讓王熏繼續地呻吟「啊……」不一會,王熏全身又起了一陣顫抖,腦中立刻被強烈的快感所占據。

    面對程凡的后續奸淫,她只能任由自己的肉體支配他的行動,在這個男人的胯下,放蕩的淫叫與扭擺著。程凡喘著氣,一次又一次地增強力道,奸淫著王熏的嫩穴,平時有練瑜珈的王熏,雖然已有豐富的性經驗,小穴還是維持一樣的緊致「喔……討厭……人家……又要……又要泄了……不……不要停……不要停……」

    王熏濕潤的小嘴,嘶喊出不知羞恥的懇求話語,道德的矜持在欲望的煎熬下根本已是消失無蹤。程凡一聽到王熏的高潮又即將來到,馬上就停下了動作,同一時間內又伸出了中指與無名指,直入王熏的肉穴,手指加上陰莖的膨脹感刺激下,王熏嘶喊了一聲「啊啊啊……」

    就在此時,程凡順著大量淫水的潤滑下,摳挖起王熏的G點,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王熏的身體抽搐得更厲害,水汪汪的大眼泛出兩行清淚,流過白皙光滑的臉頰,程凡微笑著埋頭苦干,拇指還開始按壓著裸露充血的陰核。? ? 「又要高潮了?」程凡享受地望著她,還刻意地將王熏的淫水撥弄出響亮的水聲,王熏的濕穴嫩肉緊夾著程凡的手指與肉棒,大量的熱流持續傾泄而出。

    「不……我……會……會死……真的……啊……哦哦……不要……」王熏的嬌軀像是條上了岸的魚兒,不停地彈跳著,把床單和床墊弄得又皺又濕。

    「真是淫蕩,真是有潛力。」程凡喘著氣,繼續挺腰撞擊著她的私處,她也只能拼命地扭腰擺臀,迎接著程凡的肉棒進出,淫蕩地呼喊,試探著自己的內心淫欲。

    被綁住的肉體,受束縛的舉動,不但不影響她的欲望,反而讓王熏的快感更爲強烈。不同以往的感覺,讓王熏的內心充滿道德的愧疚感,但被緊縛的肉體卻又貪婪地索求著性愛的喜悅,這樣的落差讓王熏不自覺地渴求更多的快感,來逃避現實與道德的譴責。

    「喔喔……哦呀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我……被搞的好舒服……用力點……用力……」

    此時的王熏,已將自己完全投入性愛的歡愉之中,欺騙自己也好,幻覺也罷,只要有堅硬的肉棒在自己的下體抽插抖動,不管是什麽,什麽代價,也都無所謂了。

    「小淫婦,被綁起來搞,真的那麽爽?」程凡在王熏的耳邊呢喃。

    「我不知道……不要問我……搞我……快……」王熏持續挺起下體,努力地迎合著程凡的肉棒與手指。

    程凡深呼著氣,努力地讓王熏徹底地享受快感,他抽出手指,雙手扶著美麗少女因汗濕而變得滑溜的雙腿,胯下使勁地推送肉棒,前后左右地以各種不同的角度撞擊,深入王熏淫水四濺的濕穴。

    王熏被束縛的敏感嬌軀一泄再泄,肉體已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,王熏發瘋了似的淫呼亂叫,就在一陣顫抖之后,程凡的肉棒,激動地射出精液,直入王熏體內。

    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」王熏身軀顫抖,小腹中的灼熱讓她想起懷孕的可能,但自己可悲的淫肉卻歡喜地纏住對方的肉棒,子宮口也彷佛不想遺漏任何一滴精液似得,積極地吸吮著。

    「嗚……喔……」程凡已經解開繩索,但王熏全身癱軟,仍維持著先前的姿勢躺臥在床上,被人像似強奸,還讓自己達到多次高潮的事實,讓王熏近乎崩潰,她無神地望著天花板,彷徨無助地啜泣著,王熏想著剛剛的自己,不敢相信地沈睡了。

     在一個涼爽的夏夜里,一陣涼風吹來,讓繁茂的榕樹枝葉響起了「沙沙……」的輕松聲響,在一個市郊的河濱公園,一位白玉潔淨的美少女,一只突兀的皮圈套在白皙的脖子上,一位高俊挺拔的男子,一條鋼制的鏈帶緊握在手上。

    裸體的美少女在地上臥趴著,這是有如夢境般的景像。少女年輕美麗的臉龐,輪廓深遂,紮成馬尾的黑發,俏麗搖曳,一絲不挂的軀體,白淨透紅,豐滿的乳房左右擺動,極爲誘人。

    仔細端詳少女的乳房,乳頭上卻綁挂著金色的銅鈴與細繩,隨著少女的蠕動,發出了清脆的響聲。每當銅鈴搖晃時,銅鈴細繩便不斷地刺激著少女的乳頭,讓少女有著一陣比一陣強烈的歡愉。

    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少女不斷皺眉,仔細一看,還真是妩媚動人。

    少女緩慢地蠕動,但每前進一小步,都會搖擺晃動著渾圓高聳的屁股,白皙緊致的臀肉間,隱藏了含苞待放的菊花蕾苞,靠近一看,一條細圓的震動棒子,已經完全進入了少女的肛門深處,沒入了渾圓的屁股里。

    少女微閉著雙眼,微微地顫抖著,身體的重心僅能用手和膝蓋微微地支撐,爲了在地面上爬行,屁股不由地高高擡起,雙腿八字大開,暴露眼前的,是那濕潤淫穢的肉穴,自然的,完整地暴露在衆人面前。

    夏天的晚上依然涼爽,但少女的額頭上卻微微的印出細小的汗珠,因爲少女強忍著震動,她的肛門內外不斷地被刺激翻攪著,她的歡愉有如潮水一般,一波一波的席卷而來,刺激著少女的心靈與肉體。

    不一會,對面走來了一位頭發半白的老人,他目瞪口呆的雙眼,緊盯著少女雪白的胴體,他想不通爲何在這個地點,會有一位這麽漂亮的少女,竟像寵物一般地,被人牽在手里蠕動爬著。

    「坐下,乖,好乖,來,撒嬌,乖乖撒嬌。」男人溫柔的命令著。

    少女羞紅了臉,但卻不顧旁人的眼光,雙手離地,挺出了堅挺的乳房,兩顆腫脹的乳頭立即浮現,少女接著大辣辣地張開雙腿,蹲坐在地上,露出令人迷失的私處,不僅如此,她還主動地用雙手把兩片陰唇撥開,挑逗著自己濕潤的下體。

    在這個深夜的公園中,少女竭盡所能的撐開雙腿,大膽地把自已最隱密的私處公開地展示,透著昏暗的燈光,兩片濕漉漉的花瓣,頓時,少女白淨無毛的陰部,已完全暴露出來,就連大腿內側,也覆蓋著少女淫液的反射光芒。

    不一會兒,又有幾個人往這里走來,不敢相信的凝視著少女。圍觀的男人們,無不瞪大了眼睛,盡情的視奸著少女,褲裆間都已經明顯的腫脹,有些人竟誇張的搓揉起自己的下體。

    議論紛紛的旁人,帶著懷疑的語氣:「那個女的怎麽會這樣啊?乳頭上還挂著鈴铛。」

    旁觀的女性忌妒地批評:「真不要臉,一個女孩子家,竟然什麽都沒穿。」

    好色的男性們,卻帶著饑渴的欲望:「長得真漂亮!……陰唇都露出來了!……淫水好多啊!……真是迷死人了。」

    少女的耳中,清楚地聽見旁人的辱罵與淫穢談笑聲,自我的羞恥心立刻地升了上來,此刻少女的心情,羞愧的好想找個地洞鑽下去,但是,漸漸地,少女感受到羞澀之余,一陣莫明的快感忽然席卷而來,沖擊著少女的腦門「這是什麽感覺,異樣的眼光全都投射在自己剛溜溜的身上,我怎麽會有快感?難道我……」

    圍觀的男士,仍然色迷迷地猛盯著少女的大腿深處,畢竟這是難得的機會與風光。男子在衆人的眼神中牽著少女獨自前進,大夥也緩慢的跟隨,不敢靠近打擾,天色已經漸漸深沈,越往公園深處,人煙也漸漸稀少。

    不久后,少女來到一片繁密的小草皮,充滿尿液的膀胱,感覺非常腫脹,肛門里的震動,雙效強烈的刺激著下體,尿意直沖大腦,讓她實在是快要忍耐不住,尿液即將爆發出來。

    「我……我好想尿尿……」少女發出微弱的氣息,低聲懇求著。

    「就在這尿吧。」男子溫柔平和的回應。

    少女懷著不可置信的表情,帶著沈重的羞恥心,心里的直接反應是「抵抗。」

    「不用害羞,放輕松得尿吧。」男人呼喚著。

    此時,少女跨開大腿,露出濕嫩的下體,臉頰轉向一旁,害羞地半瞇雙眼,她的內心感到羞恥,但急於解放的生理,逼迫著她,這時,少女半閉的嘴唇輕呼「喔……嗯……」的呻吟聲。

    她持續著一樣的動作,但緊張的氣息,使得自己的身軀不得使喚,膀胱仍得不到纾解,尿液只露出了一兩滴。

    「怎麽了,尿不出來嗎?」男人出聲問著。

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太羞了……」此時,少女漂亮的臉蛋,痛苦得扭曲著。

    男人溫柔的望著少女,伸出粗壯的手指,挑逗起少女的陰唇和陰蒂。肛門,膀胱和陰蒂同時的承受著刺激,全身的感受就像電擊般的震撼,少女緊咬著嘴唇,強烈的尿意卻不斷地刺激著大腦,膀胱那兒傳來的強烈壓迫感,已經到了崩潰的程度,此時,少女再也不能思考羞恥的問題,放棄似地抖動著白皙的大腿,忽然一道黃色的尿液從她的私處激射而出,順勢噴灑而下,激動的身軀不停的抖動,濺濕了雪白的軀體。

    少女的眼角泛著淚光,是羞恥,還是激動,停不住的啜泣聲,從少女嘴中傳出。這時,衆人的一言一語,指指點點,此起彼落。少女羞愧的紅暈著臉,幾乎是想找個地洞鑽,但是堆積已久的尿液,還未排解完畢,只能被迫維持這個羞恥的姿勢。

    就在尿液聲漸漸減少,男子脫下身上的輕薄外套,轉身罩住少女,環抱起少女軟弱的軀體,走回男子的住所。

    回到男子的臥房,明亮的光線讓少女的臉龐清秀的浮現,是王熏,而身旁凝望的男子就是程凡,他望著王熏敏感的少女身體,順手繼續刺激她的敏感帶,已腫脹發亮的下體,淫水已沿著大腿內側緩緩流下。

    程凡望著王熏,淫邪的微笑,忽然就將王熏環抱挺起,輕抛至柔軟的床墊上,然后迅速的褪除自己的衣物。程凡忽然釋放出激動的陰莖,讓它高高的翹起,龜頭的頂端已性奮地流出白稠的汁液。

    王熏瞇著眼呆望著程凡的肉棒,雙手自動的撥開雪白大腿,露出神秘淫蕩的泉源。光滑無毛的陰唇已沾滿了淫水,閃閃發亮,濕濕糊糊的浪穴清晰可見,菊花內的按摩棒依然抖動,發出「唧唧……」的震動聲。

    程凡看得兩眼發直,王熏則害羞的將頭側到一邊,任由程凡處置擺布,程凡躁動地壓到王熏的身上,將炙熱的陰莖迅速滑動,頂觸著王熏的陰唇肉穴。王熏已被挑起情欲的肉體,配合著程凡的律動,磨蹭著濕滑的陰唇,一聲聲的肉體接觸,交雜的淫蕩的水聲,王熏的淫水愛液已泛濫成災,順著大腿內側,沾濕了潔白的被單。

    王熏微張著粉紅小嘴,喘氣漸漸加快且沈重。不自主的說出「噢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快……快插入……」

    此時,程凡腰一沈,立即將自己的肉棒頂進王熏的浪穴里。

    「噢啊……」王熏滿足地淫叫了出來,程凡也性奮的抽插著。接著,程凡彎下身軀,用嘴吮吸著王熏的乳房,但下體仍韻律的抽動,程凡的動作越來越用力,越來越快速,被激烈抽插著的王熏,屁股的嫩肉性感的抖動,淫蕩放浪的景像,充斥著程凡的眼中。

    突然,王熏本能的勾住程凡腰間,手也纏繞上程凡的背膀,腰部自然上下的扭動著,不斷地將自己濕嫩的小穴往程凡的下體推送。王熏發浪似的推送,加上王熏肛門內震動棒的頻率,使程凡渾身發熱,舒服異常,程凡忽然感受到一股奇異的感覺,從下腹急竄而起,如同電擊一般傳遍全身,那種美妙無比的沖擊感覺,把他堅硬的肉棒融化成泥水,此時,程凡全身松軟,他抽出炙熱的陰莖,激動憤怒的將精液,射在王熏的臉上,享受著虐待與無窮欲望的快感。

    完事后,程凡望著軟弱的王熏,滿足地撫慰著她柔軟的軀體,輕聲的說出:「過了今天,妳就是我的性奴了,不需自尊,羞恥,與道德心,只要迎合我的物欲與需求」王熏不爲所動,卷曲著身體,低頭默認這屬於她的名詞。

    一間明亮的房間里,一位身材姣好的美少女,一張美麗動人的小臉蛋。脹紅的臉龐,白玉潔淨的身軀,彎曲高舉的白皙手臂。雪白的背部緊貼著牆面,緊致白皙的雙腿微微地交錯,沒有任何的束縛。不搭調的皮質粗曠項圈,突兀地套在脖子上,與牆上的鐵制铐鏈緊緊相連。少女的身上穿著白色的合身制服,整齊的制服上,工整的繡著,王熏。

    白色的制服,解開的鈕扣,左右兩邊整齊的分開。制服內,是一絲不挂的絕妙女體,豐滿且白皙的乳房挺立於胸前。隨著少女緩慢的呼吸,不斷地微微起伏搖晃,明顯突出的乳尖帶著微微的粉紅。

    少女微閉著雙眼,微微的抖動身軀,從面前望去,白皙潔淨的乳房已微微出汗。緊實平坦的腹部,稀疏細微的陰毛,工整的分布在恥丘上緣。白皙的大腿微微交叠,肉唇上緣依晰可見,粉嫩的陰唇內,稚嫩的兩片花蕊微微地顫動。

    紅潤飽滿的陰唇,堆棧擠壓出軟嫩的肉丘,肉丘上分布著卷曲的細毛,性感妩媚。肉丘內,兩片鮮嫩粉紅的小陰唇薄嫩透明,是得天獨厚的純真顔色,是男人夢寐以求的性愛名器。

    少女的腳尖勉強地附著在地面上,支撐著纖細美豔的軀體。抖動的雙腿微微交叠,不斷地摩擦著大腿內側,纖細敏感的內側,隱藏著神秘誘人的細縫,縫內濕潤黏稠,不斷地湧出濕滑的愛液。

    甯靜的空間,突然一道人影閃過,一位西裝筆挺的型男入門而來。利落的白色的西服,整齊的襯衫西褲,令人爲之一亮的俊俏外表。男人進來后,不發一語,伸出了粗曠的大手,握捏住了少女的豐滿乳房,畫圓圈似地大力的揉搓著。

    隨著男人的揉搓,少女粉嫩的嘴唇自然地發出呻吟聲「嗯……啊……」。

    這男人享受的望著少女,另一只手卻直接地往少女的下半身摸去。微夾的雙腿,已經濕淋淋的肉唇,淫蕩濕潤的下體讓手指感觸到溫暖的體液。

    「嗯……真是敏感……已經濕成這樣。」

    男人抽出濕滑的手指,手指上殘留著少女閃亮亮的淫液。他嗅了嗅帶著愛液的手指,緩慢的放入少女嘴邊,少女害羞的微張粉唇,自然地伸出舌頭,緩慢地舔舐起男人的手指。

    嘴唇與手指的吸吮聲,愛液與口水的舔舐聲,發出了「啧……啧……」的淫蕩聲響。一陣子后,男人更深入地撫摸著少女,一瞬間,男子托起了少女的臀部,自然分開的大腿,明顯的露出白皙透紅的內側。微量稀疏的陰毛與微微開合肉縫,這是令人暈眩的畫面。

    男人凝視許久,雙手便搓揉起少女的屁股,動作間,淫蕩濕潤的下體明顯的曝露,濕淋淋的陰唇與肉穴忽然乍現,淫蕩的肢體充分的裸露。男子再次將手指探入濕潤的嫩穴之中,挑逗摳挖之余,似乎在找尋著甚麽。

    忽然,少女不自主的抖動下體,大腿更是誇張的打開,這時男人緩慢地從少女的肉穴中抽拉出一條細繩,繩子的盡頭是震動已久的按摩器。就在繩索拉出的同時,少女輕呼了一聲「喔……」

    濕潤的肉穴泄出了源源不絕的汁液,沾濕了白皙的大腿與豐滿的蜜臀。此時,男子將手中的按摩器丟在地上,轉身迎向少女的屁股,少女高高地翹起白皙的臀部,再次露出迷人的陰唇肉穴,期待著男子的入侵。

    男子褪去西褲,掏出腫脹的陽具,直接深入那濕淋淋的蜜穴中。溫暖又濕潤的私處,緊致地包覆著男人的陰莖龜頭,男人舒服地抽插,撞擊的肉體接觸,發出了「噗吱……噗吱……」的淫靡聲響。

    「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……學弟……好深……啊啊啊……好深……」

    少女斜著頭,臉上充滿紅暈,嘴里喘息著並發出陣陣地呻吟聲,少女不能自主地扭動身體,不斷地顫動,雙腿時而緊夾時而放松,迎合著男人的下體擺動,顯示少女正享受高潮的沖擊。不久后,男人加快了速度,脹紅的陰莖立即爆發,將溫暖的精液射入了少女體內。? ? 「舒服嗎?刺激?」男人一邊抓捏著少女的乳房一邊問著。

    「是的,學弟。」王熏脹紅著臉,用濕潤的桃花眼望著男人說。

    男人眼神總是那麽溫柔:「淫蕩的學姐,今天妳將成爲我的性愛寵物。」

    男人解開了少女,讓少女趴跪在地上,男人順手拿起了地上的震動棒,一把就塞入少女濕潤的下體。少女的愛液,男人的精液,加上最高強度的震動棒子,讓少女發狂似的呻吟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    此時男人拿出了鐵鏈,直接連接起少女脖子的項圈,然后對著少女說:「把妳淫蕩的屁股翹起來,讓我看看妳那濕潤的下體。」

    男人用手溫柔地撫摸著少女的屁股,忽然間,他拿出了預備的浣腸針筒,瞬間注入了浣腸液進入少女的肛門,被突如其來的外物刺激,少女的菊花瞬間緊縮活塞了起來。

   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完蛋了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只聽到少女持續地哀嚎呻吟著。男人穿好了褲子,拉了拉手中的鐵鏈,就開門往外走去。

     程凡是王熏的學弟,也是這間知名外商公司的業務高手,具有留美的碩士學曆,高大挺拔的外型,不知道迷死多少公司女性,但奇怪的是,程凡身邊卻一直沒有女朋友。

    王熏從留學時期就知道程凡這號人物,也從學校時,就深深迷戀著程凡,礙於學姊的身分,在校時王熏都是以前輩的角色,幫助著程凡。畢業后,王熏想盡辦法幫忙程凡爭取到公司的業務職缺,也在短短一年內幫助程凡升上業務主管,這一帆風順的職涯路程,不知道羨煞多少人。

    但王熏卻不明白,爲什麽程凡總是對她有意無意,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。一天,開完了業務會議,王熏當面自然地交給程凡一個粉色的信封,信封上寫著「程凡親展」,然后王熏低著頭就快步的離開了會議室。

    程凡緩緩地疑惑地打開信封,里面的內容寫著:「程凡,這次的年終舞會,我可是保留著舞伴的位置給你喔,若你再不邀約,可是會遺憾萬千的喔。」信末署名:「王熏」。

    程凡看了看信的內容后,扶了扶眼鏡,「學姐喜歡我?」

    程凡笑了笑,腦中浮現出許多的想法。

    幾天后,完成業務會議后的程凡跟王熏說:「等等妳忙完,可以到我辦公室一下嗎?幫我整理一下業務計劃,就在桌上,我一會就到。」

    「嗯,待會可以,我沒緊急的事要處理。」王熏點了點頭,就走向程凡的辦公室。

    進了辦公室,王熏便開始動手整理,但就在拿取資料時,卻無意發現了夾層內的幾本色情雜志,本來王熏想說幫程凡收好放回抽屜,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去翻了翻。王熏拿起雜志,快速地翻了翻幾本,但就在翻閱的同時,她內心嚇了一跳,因爲手中竟出現了SM的雜志。

    雜志里,個個都是年輕貌美的女孩,有些脖子上套著項圈,有些乳頭上被夾上了夾子,甚至有些被繩索捆綁著白皙的軀體,赤裸裸大辣辣地被人淩辱拍攝著,這些畫面,看的王熏面帶淫媚羞紅了臉。

    身材高挑姣好,面貌細致的王熏,在學校時也是風云人物,早在學生時期就了解男歡女愛的事,也偷嘗過性愛的滋味,但這種圖片還是她第一次看過。

    「程凡怎麽會有這種雜志,難道他有這方面的偏好?」

    王熏一邊想著一邊仍持續的閱讀,看著這些圖文並茂的雜志,王熏內心已興奮不已,連內褲也不自覺地濕透。

    「我的反應怎麽會如此強烈?爲什麽……」她對於自己的反應感到害羞與疑惑。

    當王熏看到這里,內心早已按耐不住,忍不住地把窄裙拉高,手指沿著內褲邊緣,伸進私處,不斷地揉弄陰蒂和刺激陰唇肉縫,也不顧的這是別人的辦公室,一心只想獲得快感與刺激。

    就在王熏即將達到高潮的時候,身后突然有人叫道:「學姐,妳在干什麽?」

    王熏大吃了一驚,下體不自主地收縮,竟然達到了高潮,泄出了溫暖的愛液,淫水順著白皙的大腿,遍布鼠蹊內側。進來的人原來是程凡,他望著衣衫不整又驚慌失措的王熏,她那帶著紅暈美麗的臉頰,和害羞的神情,只見程凡站在那里,一動也不動。

    「學姐,原來妳……這麽……居然在這里……手淫……」程凡望著王熏說。

    「沒……沒有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王熏拼命搖頭想要否認。

    她心想,完了,完了,我的人生毀了,我的人格與自尊……王熏想到這,全身無力的癱坐在地上,恍神地流下眼淚。這時只聽程凡開口:「我不會說出去的,放心,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。」

    王熏腦筋一片空白,她不知爲何,自己剛剛會有如此的行爲,她癡癡的望著程凡,點了點頭,小聲的說:「嗯,拜托,不要告訴任何人,好嗎!」

    程凡轉身緊鎖上辦公室房門,回頭望著王熏及她手邊的雜志,這時程凡終於清楚了來龍去脈。他輕輕扶起癱軟的王熏,輕柔地靠在王熏的耳旁說:「學姐,當我的女人,好嗎?」程凡露出溫暖燦爛的笑容。

    「嗯……」王熏低頭默認。

    被看到如此羞人的景色,王熏也不知如何響應,但程凡一直是她心儀的對象,此時程凡的告白讓王熏更是如釋重負。程凡凝望著王熏,撫摸起王熏的身體,穿著襯衫短裙的王熏,經過程凡的輕撫,不自覺的扭動身軀,露出了白皙勻稱的大腿。

    王熏朦胧的雙眼,半瞇著注視著程凡,望著程凡對她的一舉一動。一瞬間,程凡順手滑入了王熏的胸前,隔著胸衣,搓揉著王熏腫脹的乳房。王熏輕聲的喘息著,緊實的臀部也不自主的扭動著,輕柔的頂觸著程凡的身體。

    受到鼓勵的程凡,一手激動的把王熏的大奶翻出,用力的抓捏,另一手順勢翻起王熏的短裙,拉下潔白純淨但已經濕黏的內褲。王熏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,身體激動的扭曲,喘息聲也開始漸漸急促。

    程凡聽著王熏的呻吟,幻想起王熏自慰時的神韻,用手指激動的搓揉著王熏的下體,程凡一邊感受著王熏濕潤的下體從指尖處傳來,一邊本能的掏出了火熱陰莖,自我陶醉地開始用手套弄。

    王熏望著程凡的自慰,一會兒就伸手握住程凡的陰莖套弄了起來,不一會兒,王熏已主動地引導陰莖至自己的大小陰唇處遊移,裸露的摩插接觸,發出了「滋滋……」的淫靡水聲。

    程凡享受的扭動腰部,感受著飽滿的陰唇與龜頭的摩插,王熏則不規律的扭動,晃動著那淫蕩外翻的大奶,雙手還不自主的往后,撥捏著自己發浪的臀部。程凡見狀,立即激動的插入那濕熱已久的淫穴,抽動著這美麗肉縫。? ? 王熏受到緊迫的刺激,忍不住「嗯啊……」的喊出聲來,放蕩地扭動著屁股,忘情地套動著程凡的大肉棒。而程凡也將雙手緊握著王熏的細腰,用力的,使勁的撞擊那白皙彈性的屁股。

    王熏轉頭望著程凡,雙手忘我地搓揉著自己飽滿的乳房,嘴唇微張,發出輕柔的喘息聲。忽然,程凡感受到王熏的愛液緩緩地流出,滲出了陰道口,沾濕了程凡的大腿內側。

    程凡見狀,伸手深入王熏的肉縫上緣,刺激著王熏的陰蒂。王熏的陰蒂被刺激的腫脹,當程凡用中指搓揉時,因過分刺激,小熏叫喊了出來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此舉動更觸動了程凡的侵略性,使他更虐待的刺激著。

    忽然只見王熏扭曲著身型,看似靜止,但下體不斷的抖動,淫濕的浪穴規律的緊縮律動,愛液順勢流出,覆蓋在程凡的肉棒上。但此時,程凡不但不憐香惜玉,還更用力的持續抽送下體,不斷的加快速度及力道,雙手還緊捏著變型的美臀。

    就在這一刻,程凡膨脹至極點的陰莖,産生了近乎爆裂的歡悅,程凡腦門一片空白,時間就像停止一般,下體已經無法自己,濃稠的精液已射滿了王熏的浪穴。不久后,程凡輕撫著王熏的大腿和臀部,欣賞著這裸露淫靡的畫面,他盯著白稠的精液從王熏那淫蕩的濕穴緩緩流出,流過那腫脹的陰唇,順著大腿內側滑下。

     一位美麗的少女試圖睜開眼睛,虛弱的身體讓自己感到暈眩,當少女嘗試伸手搓揉眼睛之時,卻發現自己的雙手動彈不得。「啊!」王熏一驚,馬上發覺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綁在床腳上,成了個裸露的大字,一絲不挂的雪白軀體,赤裸的呈現。

    「怎麽會這樣!」王熏,望著這碩大的空房驚叫著。

    「醒來了呀!」程凡緩慢地走向王熏,看著赤裸著上身的王熏。

    王熏的內心感到不安,雖然程凡是她心儀的對象,但是這情景,不是她所能想象的,恐懼的內心,讓她的大腦不敢再多加思索。

    「學姐,妳的軀體真是完美,我好久沒這麽爽過了。」程凡溫暖的回應,並同時伸出大手,輕摸著王熏柔軟的雙峰。

    「啊!」一陣電擊般的刺激從乳房傳來,王熏閉緊著雙唇,輕叫了一聲。程凡熟練的愛撫,不輕易放過敏感的王熏,十指並用,更進一步地抓捏著柔軟的大奶。

    王熏心里帶著抵抗,但除了能稍微扭動身軀外,也沒有任何進展,無法擺脫手腳的鎖煉。把玩許久,程凡說道:「想要直接的插入嗎!」王熏聽到「插入」兩字,心里已經有底,雖然和程凡在辦公室已發生過一段性行爲,但被這樣的五花大綁,被強迫地性交,這倒是她的第一次。

    王熏帶著半暈的神情,想象著自己將要被程凡強暴,內心一陣激動。是反抗,是興奮,是激動,還是期待,王熏的大腦已分不清虛實,眼睛無神的望著程凡。

    「學姐請放心,放松心情會讓妳更能感受到快感的。」程凡帶著微笑,走向王熏的嬌軀,盡情地撫弄著她。

  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王熏本能地反抗著,但身體卻漸漸違逆她的意志,迎合著程凡的挑弄。

    王熏從有性行爲以來,男友們的表現也都讓她感到滿意,但這次的刺激,是從未有過的激動,程凡面對著王熏赤裸裸的軀體,仔細地開發著,愛撫著她身上的敏感帶,王熏也只能乖乖地就范,害羞地低頭凝望著程凡,此刻的王熏已不能多想,只覺得一顆心都專注在程凡的雙手與嘴上,當它們遊移到身體的各處,自己的意識就跟隨到該處。

    「啊啊……不……嗯……」王熏嬌喘著,額頭微冒汗珠,雙腿之間已是一片淋漓,一對粉紅的乳尖已經鼓脹得有些疼痛。

    程凡滿意地看著王熏,看著她漸漸地被自己的欲火吞沒,變得更爲豔麗的臉蛋,激凸的乳頭,濕漉漉的下體,王熏不敢想象自己的身體,竟是如此鮮明地回應著程凡的刺激。

    程凡不停地挑逗,伸出兩指「唧」地一聲,兩根手指就沒入了王熏的肉穴里,不偏不倚地玩弄著開合的陰唇,王熏激動地瞪大雙眼,兩腿一陣顫抖,光滑的蜜穴不斷收縮,噴泄出一攤愛液。

    「喔……」王熏偏著頭,緊繃著自己的身體,她早知道自己的身體是非常敏感的,但被淩虐與捆綁奸淫,卻不是自己能想象的到,被這樣的調戲,自己卻不自主的泄了出來。

    程凡一面抽動手指,手掌也一並覆蓋著王熏的陰蒂,他忽輕忽重地按壓著,像畫圈似地磨轉著陰唇肉縫,搞得王熏的小穴不斷地湧出濕黏的愛液,被鎖煉束縛的手腳也興奮地扭動。

    「好濕,好熱,學姐的小穴一定是很想要了。」

    程凡終於玩夠,抽出陰道中的手指,放到王熏的面前,讓她看到手掌上屬於自己的大量淫水。

    「沒有!」王熏脹紅著臉否認著。

    「嗯,是嗎?」程凡並不急著插入,剛剛他自己才用手發泄過一次,程凡並不著急,耐著性子繼續地愛撫著王熏。

    不管王熏再怎麽樣呻吟地說:「不要」他都自顧自地用手指和舌頭,挑撥著王熏的深層欲望,不斷地撩起王熏的性愛需求。

    程凡精準地控制著愛撫的強度,讓王熏的快感不斷地攀升,但就在到達頂峰的最后一刻時,程凡停止了所有動作,這種想要卻得不到的痛苦,帶給王熏極大的沖擊。

    越燃越熾熱的欲火侵蝕著少女的理性,熟悉性愛肉體的王熏,忠實地隨著程凡的把玩而擺動,兩腿之間的床單上已經被她的愛液弄濕了一大片,王熏帶著充滿欲火的雙眼,望著程凡。

    一看到王熏的表情,程凡就知道王熏已不能自己,任憑自己的身軀給他玩弄,王熏持續地呻吟著,而程凡卻仍不斷地對著王熏愛撫,甚至將王熏充沛的淫水塗抹在起伏劇烈的雙峰上。

    「啊……羞死人了……」

    王熏興奮地呻吟起來,王熏淫蕩的氣息聲,讓程凡更是積極地,刺激著王熏饑渴的蜜穴深處,程凡快速地抽插著手指,王熏則像是快要斷氣的人一般,激烈地吞吐每一口氣,雙腿吃力地撐在床上,讓沾滿愛液的臀部完全懸空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快停……停下來……啊……」

    程凡的手指不但沒停,還變本加厲地蹂躏著王熏的私處,忽然,王熏全身一陣顫抖,癱軟在床上,火熱的蜜穴緊夾著程凡的手指,更多的愛液狂泄而出,弄得程凡滿手都是。

  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完蛋了……要……死了……不……啊……」

    王熏急喘著氣息,雙眼迷蒙地看著天花板,她從來不知道區區的手指也能有如此猛烈的高潮,王熏的心中,不自覺地湧起一陣莫名的激動感。

    「舒服吧,就像我說的,要放輕松」

    對於程凡的自問自答,王熏紅著臉不搭腔,她不敢承認自己被淩虐還能被弄到高潮,何況對方還是自己心儀的學弟。

    「還想要吧,現在換妳了」王熏睜開迷蒙的雙眼,本想發問,但程凡的肉棒已放在眼前,就算不問也知道要做甚麽。王熏看著程凡的肉棒,高潮后的余溫陣陣觸動著她的芳心,肉體的需求讓她毫不抵抗地張開櫻唇,不由自主地將程凡的肉棒含了進去。

    「嗯……」嘗到了陰莖與自己淫水的氣味,又讓王熏心慌意亂,她先是覺得害羞,但又期待著這個男人的侵犯。

    「真棒……」程凡舒服地看著王熏,望著這個小美人兒努力地吸吮著自己的寶貝,王熏的吸吮技術非常熟練,幾乎塞滿她整個小嘴的肉棒,在王熏的吞吐之間,進出滑動。不久,王熏再也承受不了程凡的挑逗,那內心的搔癢感,終於讓王熏開口懇求:「我想要……插進來吧……」

    程凡微笑著抽出嘴中的肉棒,輕輕地頂著王熏潮濕饑渴的蜜穴「不要……不要再挑逗我了……我要啊……」? ? 程凡不顧王熏的吶喊,仍自在地磨擦,王熏的陰唇與陰核,忽然,程凡上身跨趴在王熏的身上,下體一沈,肉棒直沒至陰道底部,此刻,王熏能深深地感受到程凡的重量與存在感。

    「啊……」王熏淫叫了一聲,身軀一陣顫抖,期待已久的充實感,讓她有種莫名的慰藉,渾然不覺自己是被捆綁與奸淫。王熏扭著蠻腰,迎合著程凡的抽插進出,王熏淫叫連連,快感急升,若非手腳已被捆綁,早就主動地環抱著程凡的身軀,扭動不已。

    「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好厲害……哦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  王熏全身顫抖,高潮又一次的來臨。程凡深喘著氣息,雙手擠捏著王熏柔軟的乳房,指尖還沿著乳暈的四周,輕柔地畫著圓圈,這樣的刺激讓高潮過后的王熏維持著相當的快感,只見王熏稚嫩的臉龐上,雙目半開半閉,春情蕩漾,一張櫻桃小嘴微微打開,像在懇求更強烈的刺激一般。

    「真是個讓人著迷的小騷貨。」程凡贊歎著。

    「嗯……不要……討厭……」王熏閉著眼睛嬌嗔地發出呻吟聲。

    程凡繼續抽動著肉棒,四處探索著王熏的小穴,忽輕忽重的抽插,讓王熏繼續地呻吟「啊……」不一會,王熏全身又起了一陣顫抖,腦中立刻被強烈的快感所占據。

    面對程凡的后續奸淫,她只能任由自己的肉體支配他的行動,在這個男人的胯下,放蕩的淫叫與扭擺著。程凡喘著氣,一次又一次地增強力道,奸淫著王熏的嫩穴,平時有練瑜珈的王熏,雖然已有豐富的性經驗,小穴還是維持一樣的緊致「喔……討厭……人家……又要……又要泄了……不……不要停……不要停……」

    王熏濕潤的小嘴,嘶喊出不知羞恥的懇求話語,道德的矜持在欲望的煎熬下根本已是消失無蹤。程凡一聽到王熏的高潮又即將來到,馬上就停下了動作,同一時間內又伸出了中指與無名指,直入王熏的肉穴,手指加上陰莖的膨脹感刺激下,王熏嘶喊了一聲「啊啊啊……」

    就在此時,程凡順著大量淫水的潤滑下,摳挖起王熏的G點,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王熏的身體抽搐得更厲害,水汪汪的大眼泛出兩行清淚,流過白皙光滑的臉頰,程凡微笑著埋頭苦干,拇指還開始按壓著裸露充血的陰核。? ? 「又要高潮了?」程凡享受地望著她,還刻意地將王熏的淫水撥弄出響亮的水聲,王熏的濕穴嫩肉緊夾著程凡的手指與肉棒,大量的熱流持續傾泄而出。

    「不……我……會……會死……真的……啊……哦哦……不要……」王熏的嬌軀像是條上了岸的魚兒,不停地彈跳著,把床單和床墊弄得又皺又濕。

    「真是淫蕩,真是有潛力。」程凡喘著氣,繼續挺腰撞擊著她的私處,她也只能拼命地扭腰擺臀,迎接著程凡的肉棒進出,淫蕩地呼喊,試探著自己的內心淫欲。

    被綁住的肉體,受束縛的舉動,不但不影響她的欲望,反而讓王熏的快感更爲強烈。不同以往的感覺,讓王熏的內心充滿道德的愧疚感,但被緊縛的肉體卻又貪婪地索求著性愛的喜悅,這樣的落差讓王熏不自覺地渴求更多的快感,來逃避現實與道德的譴責。

    「喔喔……哦呀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我……被搞的好舒服……用力點……用力……」

    此時的王熏,已將自己完全投入性愛的歡愉之中,欺騙自己也好,幻覺也罷,只要有堅硬的肉棒在自己的下體抽插抖動,不管是什麽,什麽代價,也都無所謂了。

    「小淫婦,被綁起來搞,真的那麽爽?」程凡在王熏的耳邊呢喃。

    「我不知道……不要問我……搞我……快……」王熏持續挺起下體,努力地迎合著程凡的肉棒與手指。

    程凡深呼著氣,努力地讓王熏徹底地享受快感,他抽出手指,雙手扶著美麗少女因汗濕而變得滑溜的雙腿,胯下使勁地推送肉棒,前后左右地以各種不同的角度撞擊,深入王熏淫水四濺的濕穴。

    王熏被束縛的敏感嬌軀一泄再泄,肉體已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,王熏發瘋了似的淫呼亂叫,就在一陣顫抖之后,程凡的肉棒,激動地射出精液,直入王熏體內。

    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」王熏身軀顫抖,小腹中的灼熱讓她想起懷孕的可能,但自己可悲的淫肉卻歡喜地纏住對方的肉棒,子宮口也彷佛不想遺漏任何一滴精液似得,積極地吸吮著。

    「嗚……喔……」程凡已經解開繩索,但王熏全身癱軟,仍維持著先前的姿勢躺臥在床上,被人像似強奸,還讓自己達到多次高潮的事實,讓王熏近乎崩潰,她無神地望著天花板,彷徨無助地啜泣著,王熏想著剛剛的自己,不敢相信地沈睡了。

     在一個涼爽的夏夜里,一陣涼風吹來,讓繁茂的榕樹枝葉響起了「沙沙……」的輕松聲響,在一個市郊的河濱公園,一位白玉潔淨的美少女,一只突兀的皮圈套在白皙的脖子上,一位高俊挺拔的男子,一條鋼制的鏈帶緊握在手上。

    裸體的美少女在地上臥趴著,這是有如夢境般的景像。少女年輕美麗的臉龐,輪廓深遂,紮成馬尾的黑發,俏麗搖曳,一絲不挂的軀體,白淨透紅,豐滿的乳房左右擺動,極爲誘人。

    仔細端詳少女的乳房,乳頭上卻綁挂著金色的銅鈴與細繩,隨著少女的蠕動,發出了清脆的響聲。每當銅鈴搖晃時,銅鈴細繩便不斷地刺激著少女的乳頭,讓少女有著一陣比一陣強烈的歡愉。

    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少女不斷皺眉,仔細一看,還真是妩媚動人。

    少女緩慢地蠕動,但每前進一小步,都會搖擺晃動著渾圓高聳的屁股,白皙緊致的臀肉間,隱藏了含苞待放的菊花蕾苞,靠近一看,一條細圓的震動棒子,已經完全進入了少女的肛門深處,沒入了渾圓的屁股里。

    少女微閉著雙眼,微微地顫抖著,身體的重心僅能用手和膝蓋微微地支撐,爲了在地面上爬行,屁股不由地高高擡起,雙腿八字大開,暴露眼前的,是那濕潤淫穢的肉穴,自然的,完整地暴露在衆人面前。

    夏天的晚上依然涼爽,但少女的額頭上卻微微的印出細小的汗珠,因爲少女強忍著震動,她的肛門內外不斷地被刺激翻攪著,她的歡愉有如潮水一般,一波一波的席卷而來,刺激著少女的心靈與肉體。

    不一會,對面走來了一位頭發半白的老人,他目瞪口呆的雙眼,緊盯著少女雪白的胴體,他想不通爲何在這個地點,會有一位這麽漂亮的少女,竟像寵物一般地,被人牽在手里蠕動爬著。

    「坐下,乖,好乖,來,撒嬌,乖乖撒嬌。」男人溫柔的命令著。

    少女羞紅了臉,但卻不顧旁人的眼光,雙手離地,挺出了堅挺的乳房,兩顆腫脹的乳頭立即浮現,少女接著大辣辣地張開雙腿,蹲坐在地上,露出令人迷失的私處,不僅如此,她還主動地用雙手把兩片陰唇撥開,挑逗著自己濕潤的下體。

    在這個深夜的公園中,少女竭盡所能的撐開雙腿,大膽地把自已最隱密的私處公開地展示,透著昏暗的燈光,兩片濕漉漉的花瓣,頓時,少女白淨無毛的陰部,已完全暴露出來,就連大腿內側,也覆蓋著少女淫液的反射光芒。

    不一會兒,又有幾個人往這里走來,不敢相信的凝視著少女。圍觀的男人們,無不瞪大了眼睛,盡情的視奸著少女,褲裆間都已經明顯的腫脹,有些人竟誇張的搓揉起自己的下體。

    議論紛紛的旁人,帶著懷疑的語氣:「那個女的怎麽會這樣啊?乳頭上還挂著鈴铛。」

    旁觀的女性忌妒地批評:「真不要臉,一個女孩子家,竟然什麽都沒穿。」

    好色的男性們,卻帶著饑渴的欲望:「長得真漂亮!……陰唇都露出來了!……淫水好多啊!……真是迷死人了。」

    少女的耳中,清楚地聽見旁人的辱罵與淫穢談笑聲,自我的羞恥心立刻地升了上來,此刻少女的心情,羞愧的好想找個地洞鑽下去,但是,漸漸地,少女感受到羞澀之余,一陣莫明的快感忽然席卷而來,沖擊著少女的腦門「這是什麽感覺,異樣的眼光全都投射在自己剛溜溜的身上,我怎麽會有快感?難道我……」

    圍觀的男士,仍然色迷迷地猛盯著少女的大腿深處,畢竟這是難得的機會與風光。男子在衆人的眼神中牽著少女獨自前進,大夥也緩慢的跟隨,不敢靠近打擾,天色已經漸漸深沈,越往公園深處,人煙也漸漸稀少。

    不久后,少女來到一片繁密的小草皮,充滿尿液的膀胱,感覺非常腫脹,肛門里的震動,雙效強烈的刺激著下體,尿意直沖大腦,讓她實在是快要忍耐不住,尿液即將爆發出來。

    「我……我好想尿尿……」少女發出微弱的氣息,低聲懇求著。

    「就在這尿吧。」男子溫柔平和的回應。

    少女懷著不可置信的表情,帶著沈重的羞恥心,心里的直接反應是「抵抗。」

    「不用害羞,放輕松得尿吧。」男人呼喚著。

    此時,少女跨開大腿,露出濕嫩的下體,臉頰轉向一旁,害羞地半瞇雙眼,她的內心感到羞恥,但急於解放的生理,逼迫著她,這時,少女半閉的嘴唇輕呼「喔……嗯……」的呻吟聲。

    她持續著一樣的動作,但緊張的氣息,使得自己的身軀不得使喚,膀胱仍得不到纾解,尿液只露出了一兩滴。

    「怎麽了,尿不出來嗎?」男人出聲問著。

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太羞了……」此時,少女漂亮的臉蛋,痛苦得扭曲著。

    男人溫柔的望著少女,伸出粗壯的手指,挑逗起少女的陰唇和陰蒂。肛門,膀胱和陰蒂同時的承受著刺激,全身的感受就像電擊般的震撼,少女緊咬著嘴唇,強烈的尿意卻不斷地刺激著大腦,膀胱那兒傳來的強烈壓迫感,已經到了崩潰的程度,此時,少女再也不能思考羞恥的問題,放棄似地抖動著白皙的大腿,忽然一道黃色的尿液從她的私處激射而出,順勢噴灑而下,激動的身軀不停的抖動,濺濕了雪白的軀體。

    少女的眼角泛著淚光,是羞恥,還是激動,停不住的啜泣聲,從少女嘴中傳出。這時,衆人的一言一語,指指點點,此起彼落。少女羞愧的紅暈著臉,幾乎是想找個地洞鑽,但是堆積已久的尿液,還未排解完畢,只能被迫維持這個羞恥的姿勢。

    就在尿液聲漸漸減少,男子脫下身上的輕薄外套,轉身罩住少女,環抱起少女軟弱的軀體,走回男子的住所。

    回到男子的臥房,明亮的光線讓少女的臉龐清秀的浮現,是王熏,而身旁凝望的男子就是程凡,他望著王熏敏感的少女身體,順手繼續刺激她的敏感帶,已腫脹發亮的下體,淫水已沿著大腿內側緩緩流下。

    程凡望著王熏,淫邪的微笑,忽然就將王熏環抱挺起,輕抛至柔軟的床墊上,然后迅速的褪除自己的衣物。程凡忽然釋放出激動的陰莖,讓它高高的翹起,龜頭的頂端已性奮地流出白稠的汁液。

    王熏瞇著眼呆望著程凡的肉棒,雙手自動的撥開雪白大腿,露出神秘淫蕩的泉源。光滑無毛的陰唇已沾滿了淫水,閃閃發亮,濕濕糊糊的浪穴清晰可見,菊花內的按摩棒依然抖動,發出「唧唧……」的震動聲。

    程凡看得兩眼發直,王熏則害羞的將頭側到一邊,任由程凡處置擺布,程凡躁動地壓到王熏的身上,將炙熱的陰莖迅速滑動,頂觸著王熏的陰唇肉穴。王熏已被挑起情欲的肉體,配合著程凡的律動,磨蹭著濕滑的陰唇,一聲聲的肉體接觸,交雜的淫蕩的水聲,王熏的淫水愛液已泛濫成災,順著大腿內側,沾濕了潔白的被單。

    王熏微張著粉紅小嘴,喘氣漸漸加快且沈重。不自主的說出「噢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快……快插入……」

    此時,程凡腰一沈,立即將自己的肉棒頂進王熏的浪穴里。

    「噢啊……」王熏滿足地淫叫了出來,程凡也性奮的抽插著。接著,程凡彎下身軀,用嘴吮吸著王熏的乳房,但下體仍韻律的抽動,程凡的動作越來越用力,越來越快速,被激烈抽插著的王熏,屁股的嫩肉性感的抖動,淫蕩放浪的景像,充斥著程凡的眼中。

    突然,王熏本能的勾住程凡腰間,手也纏繞上程凡的背膀,腰部自然上下的扭動著,不斷地將自己濕嫩的小穴往程凡的下體推送。王熏發浪似的推送,加上王熏肛門內震動棒的頻率,使程凡渾身發熱,舒服異常,程凡忽然感受到一股奇異的感覺,從下腹急竄而起,如同電擊一般傳遍全身,那種美妙無比的沖擊感覺,把他堅硬的肉棒融化成泥水,此時,程凡全身松軟,他抽出炙熱的陰莖,激動憤怒的將精液,射在王熏的臉上,享受著虐待與無窮欲望的快感。

    完事后,程凡望著軟弱的王熏,滿足地撫慰著她柔軟的軀體,輕聲的說出:「過了今天,妳就是我的性奴了,不需自尊,羞恥,與道德心,只要迎合我的物欲與需求」王熏不爲所動,卷曲著身體,低頭默認這屬於她的名詞。

    
    广告合作:@gmail.com
    欧美一级/片,俄罗斯一级毛片·,日本毛片基地一亚洲av
    本站成人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设立于美国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如果侵犯当地法令请自行离开!
    统计代码